回到顶部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释放高层次人才创新动能 提升创新首位度

释放高层次人才创新动能 提升创新首位度

高层次人才队伍是区域经济社会发展的核心战略资源,高层次人才不仅包括科技领军、产业技术等专业型人才,也包括科技企业家等复合型人才,还包括服务于创新转化的生产性服务业人才。与上海、深圳、广州、杭州等城市相比,南京既有科教人才资源富集的基础优势,亦存在人才国际化不足、产才融合较低、人才链失位、高层次人才效能发挥不够等短板。因此,南京应突出市场导向,聚焦人才的高端化、国际化和集群化,深化人才体制机制改革,充分释放高层次人才的创新动能,提升创新首位度。

现状

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向纵深推进,高层次人才加速集聚

随着“创业南京”计划、“345”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百名顶尖专家领创行动等工程的实施,以及人才发展体制机制改革向纵深推进,南京高层次人才集聚优势逐渐显现。

科技顶尖专家的磁吸效应显现。南京跟踪全球最新创新成果,集聚全球创新资源,以“两落地一融合”为主抓手,以江北新区、全市产业园区为主阵地,着力打造集聚创新资源的“强磁场”。目前,在宁两院院士81名,2018年新增3名诺贝尔奖得主、55名国内外院士来宁创新创业,越来越多高水平创新团队集聚在南京。

高层次科研人才的集聚优势显著。南京高层次科研人才占人才资源总量比重超过10%,集聚了70多万科研人才,这成为创新驱动发展的最大基础优势。在2018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南京共获奖27项,深圳获奖16项,武汉获奖22项,杭州获奖18项。

科技企业家正在加速涌现。南京着力实施的新型研发机构提质计划和科技型企业培育计划效应初显,催生了一支走在产业发展前沿、富有创业精神的企业家队伍。2018年全市共有217名企业家入选江苏省科技企业家,新增科创型企业2.4万家,新增新型研发机构208个,孵化引进企业951家。《中国独角兽报告:2019》显示,南京新增独角兽约占全国总数10%,仅次于京沪,超过深圳、杭州。

建议

优化人才体制机制,集聚和释放高层次人才创新动能

不过,南京也存在“有人才高原,无人才高峰”问题,缺乏有全球显示度和话语权的领军人才集群。建议南京优化人才体制机制,集聚和释放高层次人才创新动能。

首先,突出市场导向,完善国际化人才精准引才用才机制,集聚海内外英才。围绕主导产业的发展需求,发挥用才主体的聚才能动性。围绕“4+4+1”主导产业的人才需求,升级现有人才工程,优化人才遴选、支持、服务措施,构建靶向引才模式,打造聚才活动系列品牌,及时发布用人单位对高层次人才的需求信息,撮合高层次人才与重点培育企业直接对接。支持企业根据创新需要,采用刚柔并济的引才模式在全球市场集聚高层次人才,并且对引进的高端人才给予激励和配套服务。

量身定制事业发展平台,高标准打造源头创新载体。聚焦地标产业以及国际前沿技术领域,高标准建设科学实验室,规划布局国家实验室、大科学装置和高等级研究机构,为战略科学家搭建原始创新和产业创新平台。与此同时,创建国家级人力资源产业园和留学人员创业园,搭建高能级创业平台;推进国家级孵化器建设,升级孵化功能和资源集聚能力,强化商业咨询服务。

拓展海外人才引进方式,探索“离岸式”“候鸟型”等柔性引才机制。瞄准世界科技前沿,健全海外人才联络网络体系,全面延伸引才触角;建立海外高层次人才信息库,运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绘制海外人才分布图,为人才供需精准对接提供支撑。同时,大幅度提高从海外引进急需紧缺的特殊人才的资助强度,对于顶尖人才“一人一策”“一事一议”,综合运用联合引才、就地用才、离岸创新等方式共享全球智力资源。

其次,从“补短板”转向“砺尖端”,创新人才多元培养支持机制,建强高端人才链。深化产学研合作,以新型企业家精神引领培育领军企业家。深入实施创新型企业家支持计划,构建有利于企业家参与创新要素集聚的制度机制;组建产学研联盟,推进企业家与国际化人才的深度合作交流;探索企业家到高校担任产业副校长的交流机制,加快培养造就一批既通科技、又懂市场的复合型企业家队伍。

深入实施“南京工匠”计划,完善技术技能人才培养模式。推动科研院所、重点园区、重点企业联合建设工程师学院,大力培养卓越工程师;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推动产教深度融合、校企深度合作,培育以技师工作站领衔人、首席技师、技术能手为主体的领军型高技能人才。设立首席技师工作室,构建传帮带机制,推进高师带徒项目。

大力培养引领产业向价值链高端提升的生产性服务人才。以建链、强链、延链、补链为导向,注重商业模式创新人才、知识产权人才、技术转移转化人才、标准制定人才、金融人才、市场营销人才、检验检测人才等生产性服务业人才的培养。大力发展校友企业家成为高校科技成果转化的职业技术经纪人,提高科技成果的转化率。

再次,深化工作体制改革,创建有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制度,激发高层次人才创新效能。强化国际通行的人才创新创业机制。探索高层次人才全权负责制,赋予顶尖人才创新创业自主权,顶尖人才可自主组建团队、自主支配经费、自主使用设备、自主决定技术路线,给予更大的学术出国自主权。建立新型财务管理机制,进一步改进和优化高层次人才的科研经费和人才资助经费管理,提高经费使用便捷度。建立高层次人才行政助理制度,按需配备科研支撑人员和行政服务人员。

加大高层次创新人才激励力度。创新技术要素参与收入分配机制,深化探索职务科技成果混合所有制改革,根据科研成果性质和等级,落实科研人员的产权归属机制,赋予科研人员所有权或长期使用权,让科研人员享有职务发明的部分专利权。改进人才评价考核方式,建立短期激励和中长期激励相结合机制,进一步完善科研人员的职称与荣誉评审制度,提高科研人员创新创造积极性。

完善人才在不同体制间流动体制,推进科技成果转化。支持高校、科研院所、国有企业、军工企业等企事业单位设立一定比例的动态岗位,建立人才编制“周转池”,切实推动校地融合、校企融合、军民融合;继续推进高层次人才落户在高校、创业在园区的“双落户”制度,畅通人才在不同体制间的流动渠道,充分利用长三角人才一体化溢出效应。

第四,构建“过程便捷化、主体社会化、标准国际化”的高质精准服务体系,提升人才服务品质。建设一站式“智慧人才平台”,实现服务过程的便捷化。运用“互联网+”技术,建设高层次人才数据库,打造市级层面的一站式服务平台,包括人才管理平台、项目申评平台、人才服务平台、人才交流平台、数据研判平台等,整合政策发布、项目申评、在线咨询、科技金融、知识产权、人力资源等全方位服务,并且定向精准推送相关信息,实现“零跑腿”。

培育中介服务体系,借助社会力量提供高质量服务。依托各类平台和载体,培养和引进能够支持高层次人才实施技术开发、成果转化的专业化科技中介服务人才,建立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服务的“经理人”机制;在此基础上,采取政府购买服务方式,引导社会中介在创意设计、研究开发、成果孵化、团队管理、法律咨询、市场开拓等方面提供高质量、标准化的服务。

对人才的“关键小事”实行“高级定制”解决方案,提供精准保姆式服务。建立领导联系重点人才企业服务制度,定期组织分管领导上门走访;帮助人才企业对接高校、科研院所和上下游企业,帮助人才企业开展技术攻关;开展针对性的首购、订购工作,为人才企业新产品的市场化提供对接跟踪服务;搭建人才企业与成熟企业的沟通桥梁,积极组织人才企业参加南京留交会、南京创新周等人才科技活动。


ICP备09086737号-1 Copyright 2012 中共南京市委组织部版权所有